NEWS
【鈦媒體】獅橋萬鈞談商用車服務:用科技完善金融風控,自動駕駛不能冒進
2019-05-17


摘要: 獅橋集團董事長萬鈞向鈦媒體表示,“我們的原則是不激進,不冒進,目前我們的干線運輸業務上在應用Level 2的輔助駕駛技術,同時,也在積累數據,為更高級別的自動駕駛做準備。”



獅橋集團董事長、CEO萬鈞


雖然自動駕駛對干線物流的變革還需要在政策法規和技術演進中逐步落地,但是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已經在物流行業有成熟運用。


獅橋集團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商用車服務公司,歷經7年發展,已圍繞商用車司機和車主、經銷商、金融機構、物流公司貨主等建立業務生態體系,并基于該生態體系,向平臺各主體提供金融服務。

例如,在新車購置和運營方面,獅橋提供各類型融資解決用戶的資金需求,而在車后環節,獅橋提供融資支持車主獲得車輛保險、燃油、ETC、路橋費、和車輛維修保養等服務。獅橋還通過融資支持車主更新升級車輛、購買或出售二手車。

“中國有3000萬的卡車司機,我們是以這些卡車司機為中心,為商用車司機/車主、車企經銷商、物流貨主、金融機構提供基于大數據的智慧服務。”在日前的一次采訪中,獅橋集團董事長萬鈞表示。

但是一直以來,在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上,由于技術和數據上的累積有限,風控是頭號問題,獅橋集團作為一家在商用車領域推廣普惠金融的企業,無疑需要過硬的風控能力。

據獅橋集團董事長萬鈞介紹,該公司在風控流程上具備三項大能力(五項小能力)、一項基本能力,具體包括:

一、貸前風控能力。

首先,對人的識別能力,防范欺詐風險、道德風險、能夠遇見的短期內運營風險。需要內部數據和外部數據建模。

“在過去7年內,獅橋積累了14萬客戶數據。這個是獅橋有別與其他企業得天獨厚的優勢,卡車司機在卡車經營這件事上真正表現的數據,再結合外部數據,我們能夠建立特別精準的模型,獅橋每年大概有7萬左右客戶進來,這個數據又變為校正數據,不斷充實完善模型。”萬鈞說。

據了解,獅橋的風控數據不僅包括自有數據,還直連了人行征信,通訊和社交網絡、GPS數據、LBS地圖數據以及支付和交易數據等。除此之外,獅橋還在去年7月,引入百度、陽光保險集團的投資,借助百度金融、百度度小滿等公司的數據,開發和升級了風控模型。

其次,是對物的控制能力。

融資租賃實質是抵押貸款,而卡車配置非常多,同一樣型號,有不同的配置。“獅橋靠過去7年,積累了所有卡車的數據,形成4萬多商用車的車型庫,加上我們的經驗豐富的信審專員,可以實現對車本身的價值判斷。”萬鈞表示。

同時,還需要對經銷的渠道把控能力。“車的風險根源是車上,對車上的風險進行判斷,7年建立的團隊是深耕在本地化,對圈子比較了解,知道車商哪些是可信賴的。”

二、貸中能力。

實時掌握客戶經營發展狀態,200人的催收團隊能夠有效監督和幫助司機群體保持正常運營。

三、資產處置能力。

通過建立二手卡車的拍賣平臺,處理回收以后的車輛產品。

官方數據顯示,過去7年,獅橋通過融資等金融服務支持了超14萬商用車司機和個體車主,平均融資額低于30萬元。獅橋已在公開市場成功發行 16期、近170 億元 ABS/ABN,資產規模接近300億人民幣。截至2018年底,獅橋集團已為14萬卡車司機提供商用車新車和二手車的購車資金支持。

由于商用車動輒數十萬元的采購成本,金融成為商用車服務的關鍵一環,但并非全部,獅橋集團也在車后市場、經銷環節以及干線運輸等領域進行了布局。

“當提到商用車時,很多人會想到商用車金融這個單一市場,但是當把商用車本身作為一個核心資產來看時,你會發現很多跟它緊密相連的產業,商用車車后服務市場和運輸市場有巨大的容量。如果說商用車領域是一個1萬億左右的市場,那么車后市場大概有4000億,干線物流市場大概是2萬多億,我們面對的是一個3-4萬億的一個巨大的市場。”萬鈞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萬鈞認為獅橋現在更多的是一個技術公司,除了將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應用于金融風控,在車輛的管理和調度中,也需要大量創新技術的應用,包括智能定價、智能調度、智能結算,跟上下游系統對接等環節都需要技術的支持,包括LBS技術、智能定價技術、智能調度的算法技術等。據萬鈞透露,目前獅橋IT團隊的規模在300人左右。

尤其是針對相對標準化的干線運輸領域,獅橋已經聯手百度研發自動駕駛技術。2018年,7月11日消息,百度聯合陽光融匯資本向獅橋集團投資10億元人民幣,獅橋也將加入百度的無人駕駛開源平臺Apollo。在萬鈞看來,自動駕駛將改變整個物流的生態,包括車主和貨主的關系、貨主和下游收發部門的關系。

據鈦媒體獲悉,獅橋、百度和陽光集團將聯合主機廠等合作伙伴成立一家獨立公司,研發自動駕駛卡車。該團隊希望從Level 3到Level 4逐步過渡,實現自動駕駛落地。

但是進入2019年,諸多自動駕駛項目遭遇落地困境,商業化預期也從之前的2021年,繼續拉長5-10年。

針對此現象,萬鈞向鈦媒體表示,““我們的原則是不激進,不冒進,目前我們的干線運輸業務上在應用Level 2的輔助駕駛技術,同時,也在積累數據,為更高級別的自動駕駛去做準備,百度也在開發它的Apollo基礎平臺,等到時機成熟,我們會推動自動駕駛的合作。”

實際上除了獅橋和百度的合作節奏放緩,由商用車數據平臺G7、蔚來資本、普洛斯和中鼎資本聯合成立的自動駕駛商用車公司嬴徹科技,也在調整其技術研發節奏,此前該公司的路線是從L3到L4逐步進階,但是目前該公司也開始從事L2級別的技術研發。

創新科技將推動物流行業提升效率和壓縮成本,但是如何在合適的場景和合理的節奏中,實現推進和落地,無疑需要企業的商業智慧。
BACK TOP
95787
威尼斯人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