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中國汽車報深度調研」中國二手商用車路在何方?
2019-06-12

【探訪】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亂象背后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6月4日發布的4月全國二手車市場分析數據顯示,1~4月,全國二手車累計交易量為445.6萬輛,同比增長2.6%;累計交易金額為2822.5億元,同比增長5.26%,全國二手車交易量月度同比小幅回升。二手車交易雖于低迷的汽車市場環境下看似一抹亮色,但相對去年11.5%的增長率來說仍有所下降。


一直以來,二手車市場發展并不順利,除政策限制因素外,市場本身的不成熟影響更大。“目前,二手車市場需重點解決誠信體系問題和信息不對稱問題。”近日來,記者在不同場合均聽到過類似觀點,因為誠信和信息不對稱問題,二手車市場亂象叢生,其中二手商用車更甚。

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記者:萬仁美/攝)

二手商用車交易的“坑”有多大?“水”有多深?近日,《中國汽車報》記者帶著重重疑問,前往我國二手商用車交易最大的集散地山東省梁山縣進行了實地調查。走訪過程中,記者注意到,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既有規規矩矩的交易商家,更有不法分子從事拼裝車、改裝車的違法交易,整個市場亂象叢生。“信息不對稱是二手商用車交易混亂的主要原因。”多位在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摸爬滾打十多年的車商告訴記者。

市場需求帶動二手商用車市場快速成長


近些年來,重卡等商用車的產銷量不斷攀升。數據顯示,2018年重卡累計銷量為114.5萬輛,同比增長3%,創下歷史銷量新高。這也是重卡行業第3個銷量突破百萬輛的年份,此前為2010年、2017年。相應的,商用車保有量的提升也帶動了二手車市場的發展。

目前,我國已形成三個規模較大的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除梁山外,還有位于河北元氏縣的華北商用汽車二手車市場和江西高安的商用車交易市場。這幾個市場各有特點,與他們二手貨車來源有較大的關系。

江西高安市是全國瓷磚生產集中地、全國糧食生產先進縣市、全國生豬調出大縣、全國無公害蔬菜生產基地,也正因此,高安市成為全國汽運大市,更被譽為中國的汽運之都。截止到2018年底,高安市的汽運物流公司為1773家,運營貨車保有量為55079輛。物流需求的強勁也帶來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的繁榮。而河北是我國鋼鐵生產大省,多個地方有大型鋼鐵企業,礦石和煤炭大多由重型卡車運輸。以河北唐山為例,當地的重卡約為9萬輛,另外還有2萬多輛外地牌照的重卡車輛服務幾家鋼鐵企業。基于河北基數比較大的重型貨車保有量,華北商用車二手車市場應運而生。相對高安市和元氏縣因市場需求催生出的二手車交易市場,山東梁山縣的二手車交易市場的誕生則是基于當地的專用汽車生產。依托產業優勢,梁山的商家從全國各地收購二手貨車集中交易,這里也成為我國最大的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

不過,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的自發成長除了帶來市場規模外,也因為缺少約束,造成了市場混亂。“二手車交易市場魚龍混雜,一些不法分子把‘水’攪渾了,我們也只能在渾水中摸魚。”從青島來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淘車的錢先生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

交易市場亂象叢生


錢先生深諳二手車交易門道,他告訴記者,有些不法分子專門收購事故車,用一系列“偽裝術”造假,再把他們混入二手商用車市場;還有一些不法分子專門經營拼裝車,從不同事故車、報廢車上拆卸零部件拼湊出一輛二手商用車。“這些事故車、拼裝車的成本極低,偽裝成正常交易的二手商用車銷售出去,獲利巨大。”錢先生說,這種現象幾乎存在于每個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

那么,不法分子挖了哪些“坑”來蒙蔽消費者?記者走訪后總結認為,主要集中在車輛虛假信息和多收費兩個方面。其中,車輛虛假信息對消費者的危害更大。“因為貨車是不少家庭的謀生工具,一旦買到造假車輛,很容易發生事故,造成車毀人亡,這種傷害對一個家庭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從山東濟南來淘車的個體司機魏先生說。

魏先生告訴記者,雖然商用車司機對車輛的了解水平普遍較高,但在專業造假分子面前,這些商用車司機也會經常掉入“坑”中。“一般來說,商用車司機對車輛的駕駛性能非常了解,他們可以通過發動機聲響判斷轉速情況。但商用車造假的地方很多,比如車橋、大梁等都可以造假,專業造假水平遠勝于司機們的辯識能力。”魏先生說,即使在行業內浸泡十幾年的老行家也可能“入坑”。

在梁山二手商用車市場曾流傳一個故事。某車商收購了一輛貨車,想轉手賣給車主,在交易市場歷練過的行家陳先生第一天并沒發現異常,直到第二天再次仔細查看后才發現這是一輛事故車。“大梁焊接過。”陳先生告訴記者,焊接口出現在主駕駛室下方輪胎后方,因為被灰塵和污泥掩蓋不容易被發現。“焊接口處在承重位,如果在高速路上出現焊接口斷裂,絕對是車毀人亡。”陳先生告訴記者。

車輛信息造假還體現在對商用車核心部件編碼的篡改上。核心部件編碼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不法分子造假。然而,這項措施對造假分子并不管用,他們可以把原編碼去掉,重新“做”上合格的編碼。

不過,事故車改裝或者拼裝車造假都需要大量的核心零部件,那么這些零部件從哪里來?《中國汽車報》記者在梁山縣看到,沿街大量的廣告牌上寫著:收售二手車橋、批發二手車橋等內容,廣告牌邊上堆放著大量的二手車橋,二手車橋工廠則就近設在馬路邊上。一天的走訪下來,記者發現,當地類似的二手車橋工廠隨處可見,有幾家正在將收購來的二手車橋拼裝在車上。梁山當地一位車商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大量收售二手車橋,說明造假生意興隆。沒有造假需求,這些二手車橋企業就無法生存。”

為了讓造假車輛“正規化”,在二手商用車市場交易的拼裝車大多采用套牌的方法,這種拼裝車更難被發現,利潤也更加豐厚。

從山東濟寧市來淘車的車主邵先生對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的混亂深有體會,他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交易市場中至少30%以上的車輛是事故車或者拼裝車。他同時表示,山東梁山、江西高安、河北元氏幾個交易市場都有大量的造假車輛。

梁山縣二手商用車造假已形成一條產業鏈。記者了解到,在梁山,有正規改裝資質的企業大約為200家,從事改裝的企業卻高達2000多家,這些改裝企業大多是小作坊,隱藏在田間地頭,或者農戶家中。據了解,梁山縣從事二手商用車交易的人員超過2萬人,這里面的造假人數恐不是小數。

躲過了事故車、拼裝車的“坑”,消費者還可能會掉入多收費的“陷阱”。記者走訪注意到,車主購買車輛之后,如果需要過戶,車輛需要與原掛靠單位脫鉤,在脫鉤過程中,造假分子會編造各種名目向購買者多收費。比如,按照正常情況每輛車的保險費大約1萬多元,由掛靠單位代繳,與掛靠單位脫鉤時新購車車主需要把代繳的保險費結清,在這個過程中,造假人員會抬高保險費用額度,而為了取信于購買者,他們事先會制造一份假的合同。類似于這種亂收費的環節還有很多。

整個走訪過程下來,記者注意到,二手商用車的造假產業鏈非常完備,彼此之間的“默契”打通了每個造假環節。

信息不對稱是亂象根源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的不法分子給正規經營的商家造成了負面影響,這也讓當地的正規軍們備感頭疼。“二手商用車混亂的根源在于信息不對稱。”記者在調查中,多位車商或者車主均提及這個問題。

正是因為信息的不對稱,給予造假者創造出了“騰挪”的空間。上述車商錢先生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造假者不是單兵作戰,他們的團隊分工明確,有些人專門在外地負責收購事故車,有些人專門負責制作假材料,有些人則專門負責“做舊”。“事故車更換零部件后,從新舊程度上看,替換的零部件與原有的零部件顏色上并不協調,買車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們“做舊”后,購買者就很難在顏色上看出區別。”他說。

錢先生舉例稱,大多數情況下,事故車輛的車頭會有損傷,需要修復或者重新更換駕駛室。即使是這種對于司機來說最為熟悉的地方,經過造假分子“做舊”后,購買者也很難發現。“事故車或者拼裝車造假與文物造假有相似的地方,在文玩市場,專家有時候也會‘走眼’,相對于文物來說,商用車的構造更為復雜,有些還隱藏起來難以觀察,造假更難被發現。”楊先生說。

而在收費方面,購買者對于車輛保險的真實情況也并不了解,這也給不法分子亂收費創造了可能性。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旺季時每天成交400多輛,淡季每天也有100多輛,全年的交易量非常可觀。

信息的不對稱滋生大量造假行為。可以看出,不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僅靠交易市場管理部門打擊造假行為,只能治標不治本。梁山及其他地方二手貨車造假亂象已有很長時間,破解這個難題需要從信息對稱上下功夫。

【出路】張卓冉:用“陽光拍賣”解決信息不對稱難題


起拍價15.5萬元。15.7萬元、15.9萬元、16.5萬元……拍賣師連續報出最新的拍賣價。這是5月28日,記者在山東梁山縣走訪二手車市場時,看到的獅橋二手車拍賣會上的情景。


獅橋二手車拍賣現場(記者:萬仁美/攝)

現場,2017年9月12日上牌、濰柴375馬力、國五排放、6×4雙驅的陜汽德龍新M3000牽引車,拍賣師剛宣布起拍就被現場買家和電話委托買家接連舉牌,半分鐘內就被加價到18.2萬元,1分鐘不到就以19萬元的價格被現場買家競得。拍賣現場溢價最高的是2017年12月29日上牌、濰柴375馬力、國五排放、8×4的陜汽德龍X3000載貨車,以9.5萬元起拍,競價50多個回合后最終以15萬元成交。這場二手商用車拍賣會持續了3個小時,共成交36輛車,成交金額達488.3萬元。

從現場火熱的競拍情況來看,二手商用車消費需求旺盛,消費者對拍賣車輛也是甚為認可。原因何在?對此,《中國汽車報》記者在現場對獅橋二手車事業部總經理張卓冉進行了采訪,在他看來,這種形式之所以被消費者認可,原因在于他們進行的是“陽光拍賣”。

張卓冉告訴記者:“二手商用車交易的‘水’太深了,一是車型復雜,作為生產資料的商用車有5萬款車型、400余個參配件,一車一況一價絕非易事;二是市場不成熟,且與巨大需求之間的矛盾催生了二手商用車交易鏈條。”為了讓二手車拍賣盡量在陽光下進行,讓車輛數據公開化、透明化,從評估到搭建數據庫,再到檢測,他們創新了各個環節。

在張卓冉看來,“陽光拍賣”的前提必須是車輛的可靠性,評估就尤為關鍵。而要形成標準化評估體系,不僅需要經驗豐富的評估師,更要以海量車型數據及實時交易數據做支撐。“人+數據、經驗+標準缺一不可。”他說。

“靠現有的200名評估師每天不停的看車、檢測、評估、定價頂多算是‘小米加步槍’,這種方法對付小批量二手商用車沒問題,但要想真正成規模、成體系解決全國數百萬輛二手商用車的檢測估值交易需求,還得依靠大數據和移動互聯技術。”張卓冉告訴記者,他們利用深耕商用車7年積累的大量一線真實成交數據,加上與上游整車廠家、下游商用車經銷商的深度合作,還有全網車輛在售數據、GPS數據、出險記錄數據等,打造了詳盡的商用車車型庫。

在此基礎上,張卓冉告訴記者,為了充分挖掘海量數據的價值,他們專門組建了近百人的技術數據團隊,通過對這些數據的清洗、梳理、分析和利用,搭建了涵蓋5萬種車型、400余項參數配置信息的商用車車型庫。在車型庫基礎上,他們利用交易數據,通過特征工程、機器學習等技術搭建了二手商用車估值定價系統。同時,交易平臺還運用協同過濾算法搭建了推薦系統,讓消費者不但能了解到登陸交易平臺的車商在哪里,還知道他主營什么品牌、什么車型、最近關注什么車。

此外,車輛信息的真實可靠離不開檢測。張卓冉告訴記者,他們對所有評估師的檢測工具進行了升級換代,OBD診斷設備、VR等技術的應用,不但讓商用車關鍵部位的檢測快捷、高效,更將車輛檢測變成了成人體檢。“機器一掃描,所有參數一目了然。”張卓冉說。“我們梳理出一套完整的檢測標準,并將之線上化、標準化,全國各地購買者可以方便地線上觀看。”張卓冉告訴記者。

信息的透明化帶來的是可觀的市場效益。張卓冉告訴記者,2018年5月28日獅橋二手車團隊在石家莊進行了全國第一場線下二手商用車拍賣會后,一年時間,他們在全國以線上線下的方式舉辦了數百場二手商用車拍賣會,累計成交車輛近萬輛,交易金額近10億元。

不難看出,“陽光拍賣”的前提是盡可能公開展示車輛的信息,有助于解決信息不對稱帶給購買者的傷害,這或許是未來二手車交易的發展趨勢。當然,正規軍在探索發展新模式的同時,市場監管也需同步到位。

【評論】信息透明化還需多方配合


梁山二手商用車市場的不法分子擾亂市場秩序的現象存在已久,難道管理部門不作為,甚至縱容他們嗎?最初筆者也有與大多數人同樣的疑問,不過,經過調查,筆者了解到,問題的根源不在管理部門,而在信息不對稱。不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造假行為很難根治。


從管理部門的角度來看,梁山二手商用車每年交易量超過100萬輛,產值高達上千億元。對于梁山縣來說,這是當地的支柱產業,他們肯定不希望少數害群之馬毀了當地市場的聲譽。對此,筆者也了解到,梁山市場管理部門組織過多次整頓,但治理之風刮過之后,不法分子又活躍起來。

為了凈化梁山二手商用車交易市場,當地管理部門也積極想辦法改進工作,比如,加強車輛檢測工作。多位車商向筆者反映,多年前送檢10輛車,只要一天時間就能辦完手續,現在差不多需要10天,原因是當地管理部門要一車一檢,每輛車都要經過所有的檢測程序。

不過,車檢工作人員的檢測也只能集中于車輛是否符合國家規定方面,對于專業水準的造假,也很難一一辨認。

怎樣解決這一難題?筆者以為,造假總是借著“黑暗”的掩護才能成行,如果讓所有的信息暴露在陽光下,造假的難度就會加大。比如,車輛發生過交通事故,交警部門會有事故處理記錄,保險部門也會有理賠信息,如果把這些信息透明化,事故車要想“招搖過市”就不再那么容易了。

目前一些正規軍探索的如“陽光拍賣”不失為一個好的方法,但單靠企業的力量顯然還不夠,筆者還是希望有關部門加大信息共享的力度,讓造假者無處遁形。
BACK TOP
95787
威尼斯人平台网站